台国安高层:间谍案发酵 北京恐出重手

+

A

-

由澳洲传开的“王立强间谍案”疑云,在台湾因为相关关系人向心等人被检调侦办、限制出境,而引起一波台湾间谍史上最戏剧性的一幕。而正当总统大选将进入最后一个月的关键期,被舆论视为“蓝红一家亲”的国民党,选举声势几乎被此事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而民进党党内如今则是胜券在握、甚至已经开始分配选后府院党权力结构调整的规划,让2020年的总统大选,成为台湾自1996年开始总统直选以来,最戏剧化、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次。

根据台国安高层的分析,台湾情治单位联合检调拘捕向心(向念心)、龚青夫妇,事实上是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五眼联盟”情报体系的通报,才匆忙上阵逮人。由于向心夫妇在台湾的行程,长期被美国等国的情治人员跟监,故台湾检调才有能够在侦讯期间展示多项跟监结果的影像,让其无法开口脱罪。而高层更透露,事实上台湾国家安全局第二处(负责大陆事务)的细胞,四、五年前已经与向心集团在台有所接触,其投资案、购宅案都在台国安局的掌握中,但是台湾情治单位当年并未认为向心夫妇的作为,有害台湾国家安全,故仅以“套交情”的方式接触,甚至有酒酣耳热、宾主尽欢的场面。

但是,由于近二年由美国主导的“中国威胁论”越演越烈,且特朗普是个不按排理出牌的领导人,其对中国政策的摇摆不定,甚至让盟国也无法跟上。而夹在美、中之间的台湾,此间的处境更加尴尬。蔡英文身边的国际与两岸政策团队,分为二个集团。一个集团认为台湾应该跟着美国亦步亦趋,可以获得国际曝光以及安全保护,且对总统大选有利,是属鹰派。

台湾国安局再向心案中的角色尴尬,收集资料已久却无法参与太多侦办动作。(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另一派则以陈水扁时代的老辈政务官为主,认为台湾“不论如何,总要跟北京对话,要想尽办法,两岸一定要对话,才能建立起码的风险管理机制”。但是,这个论点,目前在选举期间并不受欢迎。国安高层认为,选举期间是“仇恨动员”的高峰期,谁站出来讲比较偏向和解的政治语言,就会立刻被打为例如谢长廷、柯文哲之辈的下场,变成卖台主义者,在总统大选之前,并非好主意。不过,民进党内已经有人预言,蔡英文的第二任期,两岸政策会有变化,而柯文哲甚至认为,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的出现,还是得视选后民进党内如何权力分配、核心权力转移的版块变动上,如今分析时间尚早。

至于台湾国安局专门对付大陆问题的第二处,此次在向心夫妇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有限。由于民进党内不信任台湾军情系统,双方尔虞我诈,故此次主要侦办单位是法务部调查局国安处处理,重要原因也是国安局干员并未拥有司法警察身份,不能出面逮捕人员,和调查局干员具司法警察身份、可持枪执法逮人的身份有关。不过,主要的资料提供者,除了国安局外,来源还是来自美国。

美国在台协会(AIT)里面有一个独立的编组叫做“研究企划组”,其真正身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台工作站。这次的事件,虽是由澳大利亚的安情局(ASIO)发动,但是幕后有浓厚的美国味道。此次AIT的研究企划组,是否随同台湾检调一起侦办向心案?牵涉的程度有多深?目前都引人高度兴趣。众所周知,台湾军事间谍二大案,包括泄漏美台高阶链结软体的罗贤哲案,以及泄漏美台高阶硬体飞弹部署的谢嘉康案,都是在美国主动侦办的压力下,台湾军情检调才缓慢动作。罗贤哲案甚至是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主动侦办逮人,才交给台方。而谢嘉康案,则由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和海军情报办公室(ONI)等驻外单位长期监控所得,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力,台湾情治系统是不太会有动作,因为牵涉到情治管控不周、人员怠忽职守等问题,情治高层深怕万一办得太大,会有丢官危机。此次向心案也一样,暴露出了台湾情治机关没有警觉性、仅会宣导不会办案的尴尬,故要办大还是办小,事实上牵涉到此次选举动员等政治力学的攻防中,这是美方无法操控到的一环。

台湾国安高层也预估,北京方面不会轻放此案,只是目前才刚刚结束香港的紊乱局势,北京意志以惨败告终,政治处理尚待北京方面的决策。而向心案一旦逐渐升高台、中之间的对立,北京方面开始有的动作,除了逮捕大批台籍间谍、甚至澳籍间谍,都象征了此战开打。如果蔡英文当局在选后想要改善两岸关系、寻求两岸间的对话,向心案应该会在短期内被悄悄抹平,不会有太多衍生事件。而这一切的结果,都须视这个月的选举动员态势,以及最终选举结果,目前可变性太高,无人敢预言事情会向何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