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组部进入忙碌季 地方人事牵动中央

+

A

-
2019-12-01 19:52:45
11月底中共政治局会议料确定多项人事任免。(VCG)

11月底中共月度例行政治局会议后,中共连续两日宣布重磅人事变动,多维新闻早前预判得到部分印证,料未来中央、地方人事基本盘将持续变动。

中办“缺人”

北京时间11月29日,中国国务院下属事业单位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召开领导干部大会, 宣布北京决定。原中办副主任韩立平调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接替因为年龄原因不再担任该职务的王侠(1954年5月出生),从而跻身正部级。

韩立平“出走”中办是中办人事剧烈变动的又一案例。事实上,作为中共权力“上通下达”的中枢神经,中办的作用和日常事务之繁忙不言而喻。自早前曾任中办主任的令计划落马被查后,中办曾经进行过一次剧烈的人事波动。

彼时,3名中办副主任中,张建平调任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书记(正部长级)并于2017年卸任;赵胜轩调任社科院常务副书记,并于2016年2月因违纪被免职勒令辞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王仲田调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后在2016年2月与赵胜轩同时免职,随后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此外,中办下设部门多名负责人比如原中办秘书局局长霍克、原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的陈瑞萍、原中办调研室局长丁孝文等也分别调往国家旅游局、国家卫计委、中联部,其中霍克被查落马,陈瑞萍、丁孝文则在2016年到龄卸任。

与此同时,原胡锦涛总书记办公室主任陈世炬跻身中办副主任,并在2014年明确为正部级;接替丁孝文中办调研室主任一职的孟祥锋,在担任两年中办副主任后迅速于2017年转岗中直机关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书记(现任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书记),跻身正部级;原任中办老干部局局长、秘书局局长的韩立平2017年跻身中办副主任,而接替孟祥锋于2017年调任中办调研室主任的唐方裕则原为中央政策研究室“老人”,直到2018年5月才升任中办副主任(继续兼任调研室主任一职)。

在韩立平此次“出走”之前,中办“一正三副”的格局可谓“凑齐”得相当不容易。然而随着韩立平的此次外调,中办重新回到缺员状态,恐怕又要“麻烦”中组部了。

女副部提前“出局”

与韩立平调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同时,更为引人注意的是原河南专职副书记喻红秋的入京。在当天召开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领导干部大会上,喻红秋被任命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并提名为理事长人选。其前任原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出任,5月份刘士余涉嫌严重违法违纪主动投案自首,最终被撤除政务职务并留党察看二年,该职务随即一直悬缺。

喻红秋此次被征召入京,调任这一“冷衙门”,虽说在副部级60岁退休年龄红线到来之前临门一脚,解决了正部级待遇问题。但是,这也意味着这位女性副部级官员在距离地方大员一步之遥时提前“出局”,无缘地方党政大员的“厮杀”。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事实上,1960年出生的喻红秋个人仕途经历相当丰富。早年她在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2010年“空降”贵州锻炼,历任贵阳市副书记、遵义市委书记。两年后,喻红秋在52岁之际进入贵州省委常委,兼任宣传部长,跻身副部级。2013年喻红秋回京,辗转妇联任副主席兼书记处书记,仅仅一年多后再转中组部任中纪委驻中组部纪检组长。2018年喻红秋再度“空降”河南任专职副书记,至此距离地方政府“一把手”仅一步之遥。不过,喻红秋虽然央地反复数次,辗转全总、贵州、妇联、中组部、河南,但终究没有循此路径主政一方,而是“三进宫”,回京借着补缺刘士余才跻身正部级。

其实,尽管中共鼓励并愿意为女性官员保留一定席次,但能够在男性主导的官场中展露头角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女性官员终究要面临一个仕途“天花板”的问题。事实上,就目前而言,全国31省区已无一女性党委书记,地方政府“一把手”有3人,分别为内蒙古主席布小林、贵州省长谌贻琴和宁夏自治区主席咸辉,其中两位均是自治区本民族官员。而大多数女性官员在进入副部级行列后,最终还是依靠转岗“二线”比如地方人大、政协解决个人的正部级待遇问题。于是人们可以观察到,地方人大常委会主任中女性官员共计3人(分别是上海殷一璀、重庆张轩和广东李玉妹),地方政协主席则多达5人(分别是江苏黄莉新、浙江葛慧君、福建崔玉英、湖南李微微和云南李江),共计8名正部级,已然不算数量少。

此外,与喻红秋互相形成参照的是,当年在山西腐败窝案爆发时“空降”山西的打虎女将黄晓薇(1961年出生)最终也是止步在山西省专职副书记任上。2018年“失意”于山西官场的黄晓薇在短暂借道山西省政协主席跻身正部级不久即重新回京,出任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其山西省专职副书记一职则由2015年才跻身副部、近年几乎一年前进一步的林武继任。

中央地方料多部门联动

11月30日,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1954年出生)到龄退役,省长楼阳生顺位继任省委书记。这成为月底中央政治局会议后首例地方换帅。至此,多维新闻早前预期的山西省长出缺已然成为现实。

其实,不独地方大面积党政一把手出缺待补问题严重,其直接的后备梯队“地方党委专职副书记”空缺席位也因为喻红秋的入京而扩大到5地,分别是北京、河南、重庆、贵州以及青海。

早前,多维新闻在《再现其他事项 中共政治局会议料布局地方人事》一文中列数了包括骆惠宁在的到龄退役情形。事实上,尽管央地交流任职案例较少,但中央党政机关类似的到龄退役情况确可能影响地方党政人事布局,也值得观察,如喻红秋等地方官员上位必然“卡位”有关机构。

目前来说,党务系统中,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冷溶出生于1953年8月,已然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委。国务院系统中,下属组成部门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生于1954年10月,直属事业单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社科院院长谢伏瞻也已经到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一职则在原主任李伟于5月份去职后至今未完成补缺。此外,群团组织中,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李玉赋也已经到了正部级退休年龄红线。

以上6大空缺若然全数产生,势必也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引起央地人事剧烈变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